小说 | 《弱受逆袭记》

栏目:地理 来源:金湖生活网 时间:2019-06-12


第一章中奖


  七月的青阳市笼罩在炎炎夏日的炙热当中,姜明康被窗外知了撕心裂肺的叫着吵醒。他睡的迷迷糊糊,宿醉后的头痛,让他连眼睛都不想睁开。
  嗯!不对,我怎么会头痛,明明昨晚9点钟就上床睡觉了,根本没有喝酒。他也没酒可喝。
  瞬间睁开眼,姜明康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环顾四周,他所在的应该是一间酒店的客房。而且还是五星级酒店。他身上穿着皱巴巴的西服。就算已经被搓成了抹布,也阻挡不了袖标上明晃晃的标签闪瞎姜明康的小桃花眼。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穿过这么贵的衣服了,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睡了一觉,他就从小破屋住进了五星级大酒店,难道又是姜乐仁出的幺蛾子。
  还没等姜明康想出个所以然来,眼前花花绿绿的影像,不停响起的机械男音,让他整个人更加蒙圈了。
  “恭喜你,你是第一亿五千名被抽中的智慧生物,系统赠送抽奖一次,最高奖品星际穿梭门一面,最低奖品现金100块(根据智慧生物当地货币换算)”
  “抽奖开始。”
  花花绿绿的影像在他眼前不停的旋转,所谓抽奖系统,它似一个半透明的30寸液晶屏幕一样大,整个屏幕上都是一个一个小方块,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五分钟时间到,系统自动抽取奖品。”
  “恭喜你得到种田系统一个,祝你游戏快乐。”
  五颜六色的屏幕已经消失,出现一个小方块。
  “是否打开种田系统,系统倒计时60秒。”
  在系统倒计时30秒的时候,蒙圈的姜明康终于回神,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姜明康四周看了看,房间内只有他一个人,除了窗外知了的叫喊声,只剩下眼前这块屏幕不停的提示音。他赤脚走下床,迅速在房间内转了一圈,甚至还不放心的打开房间门,看了一眼房门外。没有那两个影子一般的保镖,这里只有他一个。
  过度兴奋的姜明康摸了一把脸,走进洗手间,他需要凉水来给他狂跳的心脏降降温。
  镜子里映出姜明康略显苍白的小脸,头发有些长,经过一夜的蹂躏,乱糟糟的,额头上缠了一圈纱布,他摸了摸额头有些痛。姜明康捧了一把凉水扑在自己脸上,他用手把过长的刘海抿到一边,在镜子前,左看看右看看,满脸惊讶。
  眼前这人确实是他自己没错,可年纪不相符啊,他被姜乐仁送到一个兔子不拉屎的乡下小县城戒毒五年了,原本养尊处优的鲜嫩面容早已经不复存在,这些年他早就把镜子这样的东西丢出门外了。就算不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是一副什么尊荣。
  “种田系统自动打开,是否需要新手提示”
  冰冷的电子音再次引起姜明康的注意。
  “需要新手提示。”姜明康懵懂的说道。
  随着姜明康话音的落下,原本模模糊糊的画面瞬间清晰起来。映入眼帘的一片广阔的荒地,荒地被分成一个一个的小方块,其中最靠近他的两块地被整理过,上面并没有杂草。
  在屏幕下方有一排按钮,大多数都是灰色的,只有三个是亮着的。姜明康按照提示一一打开,一个只写着自动种植两字,一个则是类似于商店页面,上面有两个画着小麦和水稻的小方片是亮着的。手指碰触小方片后,屏幕上会出现一个短小的说明,初级农作物10分钟成熟一次。另外一个在最边上,打开后,上面写着种田系统升级条件,以及当前等级。
  种田系统当前等级0级,下一级需要不停种植10天或者精神等级一级。
  除此之外整个种田系统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了。姜明康楞了半天,他看了这么半天终于意识到,他已经离开曾经那个世界,他重新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他年少的时候,回来的时候还好运的得到一个重生奖励。
  只是这个奖励有些差强人意。
  姜明康在两块土地种上了水稻和小麦就直接关了系统。他也是读过几本书的人,人家种田系统就算没有灵泉能洗身伐髓,也有神仙留下的茅草屋,里面有各种药方和修仙的功法,再不济,人家系统里还有个玉山玉地之类的,他那?毛没一根,只有两块普普通通的土地,可以种普普通通的农作物,这也太坑爹了些。
  难道是因为自己上辈子没做善事,所以这辈子就算奖励个系统也是个坑爹系统?
  姜明康唇角扯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如果他得到有仙法的系统就好了,等他学了仙术,第一对付的就是他继母,那个外表温柔实则内心狠毒如蛇蝎的女人,他要让她死一万次,然后在挫骨扬灰,永不得超生。还有他那个便宜弟弟姜乐仁,不是会装白莲花吗?他就真把他变成一朵白莲花,让他好好看看自己,如何呼风唤雨,如何打造他的帝国,他不是喜欢抢他的男朋友吗?那他就一天换一个帅气多金的男朋友,看他如何来抢。
  等等!姜明康蒙的站起来,现在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他重新回到了过去,现在他爸有没有娶那个女人都两说。
  想到这茬,姜明康到处翻找日历,整个客房翻遍了,一点属于他的东西都没有,看来他也是临时过来住的。姜明康挠了挠乱糟糟的脑袋,此刻他实在是想不出他回到了什么时候。
  就在姜明康想要出门去看看的时候,口袋里突然传来手机的震动声。
  “明康,你在市内吗?一会打球吗?我新买了一个篮球。”一个清亮的男声从电话中传来,姜明康看来电显示,是他高中同学兼死党展鸿飞。两人高中三年一直是同班同学,后来他去了S市上大学,被那花花世界迷了眼,高中的同学慢慢就都没了联系。现在再次听见当年死党的声音,姜明康连考虑都没考虑就答应下来。两人约在他们上学的高中见面,现在正是暑假,学校那边的篮球场肯定空着。
  恢复正常思考的姜明康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期,原来他是回到他高考刚结束的那年夏天。刚才摸手机的时候,他感觉西装口袋里似乎有一张硬硬的纸卡,他掏出来一看,脸直接黑掉。
  这是一张结婚请柬,他爸和后妈结婚的请柬,两个人相互依偎的婚纱照,虽然被他用笔涂的一塌糊涂,依稀还能看到两人灿烂的笑容。
  紧紧攥着结婚请柬,姜明康浑身难受的要命,如果他重生回他爸妈没离婚之前多好,偏偏选了这个时候。如果他没有记错,他现在应该是刚参加完他爸的结婚典礼,喝多后,直接被他爸丢酒店里了。
  揉了揉有些痛的头,姜明康默默吐槽,这可真是亲爸啊,就这么把他丢酒店了。
  前世的姜明康当了三十几年混世魔王,一直到他爸突然生病晕倒在办公室,他一直都是只知道吃喝玩乐,别的一窍不懂,或者他也是不想去懂,只知道逍遥快活。
  他爸这一病,公司直接就到了姜乐仁手里,平时兄友弟恭的弟弟立马翻脸不认人,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让他染上了毒瘾,弄的人不人鬼不贵,最后以帮他戒毒为借口送到了一个偏远小镇上。
  在哪里姜明康不止戒了毒,甚至还会了很多曾经他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事,例如住会漏雨的小平房,一日三餐需要他自己动手去做,再如不管春夏秋冬,所有的衣服他都要自己动手来洗,这对于一个大龄混世魔王来说,简直是生不如死的日子。
  在这些日子里,姜明康一次一次的回忆自己所活的这三十几年,他到底哪里错了,能让他弟弟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彻底从他爸的公司踢了出来,甚至弄的他身败名裂,家里亲戚就没用一个想和他有牵扯的,就连他亲妈都被他气的好多年不来往。
  他想了无数次,最后总结,所有人都没有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他那三十多年算是白活了,他对不起他爸,对不起他妈妈,更对不起一直喜欢他爱好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公,他对不起所有爱他的人。
  他之所以能走到那样的地步,并不是姜乐仁手段有多高,甚至在他来说,姜乐仁的那些手段都很拙劣,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可偏偏他就当了无数次瞎子,什么都相信他,结果最后自己落的何等凄惨的下场。
  当然,他自己是有错,但他后妈和弟弟两个良心狗肺的竟然黑了心肠,给他爸换了药,还诱使他吸毒,只这两条,也值得他立刻撕了他们,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原谅这两个人,重新来过一次,头等大事就是先把这两人撵出家门,该那凉快那凉快去,他是一分钟,一秒钟都不想见到他们。
  姜明康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对自己说道“姜明康啊,好不容易又活一回,要不你也当个白莲花试试?不仅要把他们撵出家门,还要让周围所有人都感觉,嗯!这两个人心肠都坏透了,就应该滚蛋。”想着想着姜明康都被自己的想法弄笑了。
  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姜明康重整心情,去冲了一个澡,拎出墙角一个不大的包,准备先回家看看。这个时候他爸应该还在家里,并没有出去度蜜月,在他走之前,他无论如何得先见他爸一面。
  

第二章忐忑的心情


  姜明康之所以会喝多了,是因为他爸姜玉山和继母郑宝琴的婚礼上。他一时没忍住和姜乐仁打了起来,被好几个长辈拉住,还被教育说不懂事。他气的狠了,就多喝了点酒。他同学展鸿飞的爸妈也在被邀请当中,展鸿飞应该是得到消息跑来安慰他的。
  他前世是怎么对待展鸿飞这次邀约的,他已经记不清楚,好像他没去,气呼呼回家,把家砸了一个遍。他爸回来后第一次动手打了他,两人关系彻底进入冰川期。
  大巴车行驶在环湾高速上,青阳市的高楼大厦渐渐出现在海平面上,姜明康双目复杂的看向远方,这一次他换个活法,曾经走过的老路,他肯定是不会在走了,只是这新路要怎么走,他还得好好琢磨琢磨。
  在车上给展鸿飞打了电话,两人约的打球的时间,他虽心急见他老爸,但球还是要打的,他还有些紧张,不知道以什么状态去见他爸。
  姜明康上学的时候脾气虽孤傲,但也有三两好友,今天陪他打篮球的除了班长展鸿飞还有他同桌熊乐,另外两个人则是展鸿飞篮球俱乐部的同学,平时和姜明康也很玩的来。
  他们对面队伍的人姜明康则是一个人都不认识,不过看展鸿飞那样子,他们应该是认识的。简单做了介绍,一群精力过分旺盛的少年,在篮球架下挥汗如雨。
  姜明康高中的时候个子不高,刚到170的样子,可别看他瘦小,小身板还是挺有料的。在加上可圈可点的球技和那白皙俊秀的小脸,在整个高中时代,他都是篮球场上最耀眼的那颗小星星。
  两队人打的极为畅快,姜明康刚重获新生,一肚子的怨念和满脑子的七乱八糟想法,急需好好的发泄一番,要不他感觉自己非疯了不可。这一场篮球下来消耗了他很多体力,精神也变的好了很多。等晚上面对他爸的时候估计他已经满血复活了。
  “明康,状态不错啊。”打完球,熊乐和姜明康并肩往洗漱室走。
  “出一身汗真爽啊。”姜明康甩了甩一脑袋的汗,笑呵呵的说道。
  “等我一下啊,刚才班主任打电话过来,让我们周一来学校一趟。”展鸿飞挂掉电话,从后面追上两人,在家查成绩不就行了吗?干嘛跑学校来,难道他们班主任真能提前知道考试成绩?
  姜明康拍了拍展鸿飞的肩膀笑道。“班长,不会是班主任已经知道我们成绩了吧。”
  展鸿飞挑眉,白了姜明康一眼,那意思说,这么明显你还问我,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嘿嘿,我们班主任果然神通广大,话说,班长你这是哪里找的对手,这球打的简直太过瘾了。”姜明康说起篮球来,往身后几个不认识的人那边漂了一眼。
  “厉害吧,这些人都是军校的,是我徐哥的朋友。”展鸿飞得意的说道。他所说的徐哥是他一个远房表哥,好像叫徐朗,以前经常来找展鸿飞玩,姜明康多少还是有点印象的。
  姜明康一听军校的人,心里就明白了,怪不得打这么好,只在体力这一项就碾压他们几个。
  展鸿飞借用篮球俱乐部的洗浴室,让大家痛痛快快的洗了澡。姜明康喜欢男人不怎么用集体淋浴室,不过篮球俱乐部的淋浴室都有隔断他就不娇气了,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澡。就是在洗澡的时候他还是有些不适应,老感觉有人在偷看他,弄的他心里很是别扭。
  从俱乐部出来,展鸿飞拦了一辆车送姜明康回去,自始至终他什么也没问,只是在姜明康下车的时候,拍着他的肩膀说了一句,让他不要跟他爸闹的太僵,那毕竟是他爸爸。
  如果放在前世,姜明康肯定是听不进去的,没跟他爸直接干架已经不错。可现在不同,姜明康笑了笑,让展鸿飞放心他没他想的那么脆弱,并约了他周一继续在学校打球。
  嘴上说自己没那么脆弱,可真要进家门的时候姜明康就怂了,他站在楼道里来回烦躁的走动,活像个犯错的少年,哪里有后世姜大少的威风。
  隔着一扇门,门内的郑宝琴正在给姜玉山上眼药,她期盼了这么多年的婚礼竟然被一个混小子给破坏了,她能不恨吗?可面上她还要装出一副通情达理的模样,并不计较姜明康的无理取闹。
  “玉山,一会明宝回来,你可别跟他闹别扭,我知道,我的突然出现他有些接受不了,等我们相处久了,他会理解我们的。”坐在沙发上的郑宝琴面带尴尬,眼圈微红的说道。
  姜明康小名叫明宝,平时家里人都这么叫他,但如果让他知道郑宝琴也这么叫他,估计会暴跳如雷。
  郑宝琴虽已经有一个十几岁的儿子,但她把自己保养的极为得当,完全看不出真实年纪。一头大波浪被染成了亚麻色,估计是为了和礼服配套,长发被挽了起来。昨天刚刚结婚,今天她穿了一身深红色礼服,只看礼服上那些耀眼的小钻石,就知道这件衣服价值不菲。
  这样一件衣服可不是现在的姜玉山能负担的起的。
  同样坐在沙发上的姜玉山听郑宝琴如此说,本就不好看的脸就更黑了,他安慰似的拍拍郑宝琴的手,温声说道“宝琴你放心,那小子不好好教育一下,都不知道天高地厚,这都是让他妈妈惯坏的,今天等他回来看我不抽的他皮开肉绽。”
  “玉山,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能打,你只要好好和你说明白,我相信明宝会和乐仁一样,都是听话的好孩子。”郑宝琴和颜悦色的说道,鬼才知道,她听说姜玉山要揍姜明康心里有多高兴,打吧打吧,最好是一周之内把这小混蛋给撵出家门。
  门外走廊上,姜明康一次一次的给自己做心里建设,不停的告诉自己,现在他老爸年轻,健康,还不是多年后那个刚过五十就一身病的爸爸。也不是那个一看见他就一脸失望的爸爸。一会见了他老爸千万别失态啊,万一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他是真怕谎圆不回来。
  可心里建设做的再好,走进家门,就算看到自己老爸黑着脸坐在客厅看晚报的样子,姜明康的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啪啪往下掉。
  “爸,我回来了。”姜明康和姜乐仁打架撞到了头,现在脑袋上的纱布还没拆,打了一下午的篮球,白净的小脸被烈日晒的微微发红,在加是满脸的泪水,别提多可怜人了。
  “你还知道回来。”姜玉山从报纸上抬起头,瞪了姜明康一眼,语气很是不好。就在他抬头看向姜明康还想继续发作的时候,到嘴的话突然就卡了壳。
  这个时候如果姜明康梗着脖子跟他爸对着干,肯定少不了一顿竹板炒肉,大闹他爸婚礼可不是小事。可现在姜明康一脸的眼泪,红红的大眼,那小模样直接就把姜玉山的怒火浇化了,后面训斥的话语也都吞了回去。
  “爸,我知道错了。”说着姜明康走上前去,一把抱住姜玉山,整个人哭的都一抽一抽的。他这句错了可不是他大闹他爸婚礼的道歉,而是对前一世的姜玉山说的。如果不是他太混,他们姜家也不至于落了家破人亡的地步。
  “好啦,好啦,明宝多大了,怎么还哭哭啼啼,一会给你弟弟道个歉去。”姜玉山看到一向倔强的儿子,哭的跟个泪人似的,整个人都有些慌,半天才挤出这么一句话。
  他心想儿子都这样了,他大闹自己婚礼的事,也就算了,但在婚礼上先动手打了他弟弟,这个道歉是一定要的,两个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不希望看到他们两兄弟反目。
  再说他再婚的也有些急了,没有顾及孩子的感受,可他也一言难尽,公司最近接了一个大单,主要负责人就是郑宝琴的爸爸,反正早晚都要再婚他也就没经得住郑宝琴哀求,这么快举行了婚礼。这也着实伤了孩子的心,做出过激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能不道歉吗?”姜明康一看他老爸又要瞪眼,连忙说道“我给他个礼物当赔礼怎么样,就上次舅舅给我的那只名牌钢笔,我可一直没舍得用。”姜明康面有难色的继续说道“再说你让我一个当哥哥的给弟弟道歉,这也太没面子了。”
  “你还知道面子。”姜玉山,敲了一下姜明康的脑袋继续说道“收收你的眼泪,都半大小伙子了还哭鼻子。”
  他这么一说,姜明康就明白,他老爸这是同意他不用去道歉了。


第三章一只钢笔


  姜家两父子又聊了一会,话题很快说到考大学择校问题,姜明康对S市那是无比排斥,在那里有太多不愉快的回忆,现在重新来选他非常坚定的选择留在青阳市。
  姜玉山对于儿子的选择倒是没什么意见,他这个儿子别的不行但学习一直十分令他放心,高考报大学的时候他报了S市和青阳大学估计两个大学都会录取他。
  “去青阳大学也不错,不过在选专业上你要听爸爸的选金融专业,正好你弟弟也准备上青阳大学,你们一个专业还可以互相照应”姜玉山对儿子说到
  专业必须是金融。这个倒是难不倒姜明康,就算他不喜欢这专业也无所谓,反正他已经上过一次了,这一次可以尽情的逃课,做别的。
  例如以后改行做粮食什么的。
  只是这次他便宜弟弟竟然也选择青阳大学,倒是出乎他意料。上辈子,他可是让他老爸出了一大笔钱才考去了S市上大学。难道他的重生的蝴蝶效应太厉害,也改变了他弟弟的人生?
  只是他有些奇怪,他那个后妈可是极为要面子的人,处处都把他们两个人放一起比较。生怕她儿子比他弱,被他欺负。上高中那会,郑宝琴的事还没被他妈妈发现。姜乐仁跟他一起上一个高中,只是班级不一样,两个人在一个年级经常会见面,有的时候,他新买一双牌子不错的运动鞋,姜乐仁也会很快有一双差不多,开始他还以为是巧合,直到郑宝琴的事爆出来他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郑宝琴那心估计长扭曲了,让儿子处处和自己比较,学习上比,吃穿上比,报个补习班她都要比,更不用说上大学这件事了。
  可这次他怎么不比了,他上青阳大学这样的本地大学,可比不上S大,这应该是他后妈以后炫耀的资本。她怎么就放弃了?姜明康表示不理解。
  他这个后妈郑宝琴,说实话,她在长相方面,她连他妈章婉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除了一双眼睛还算迷人外,不管是身材还五官,都比他妈妈差远了。可就这么一个女人,却能毁了他们姜家,他不得不佩服,他老爸真是瞎了眼,才能找回来这么一个小三。
  晚饭的时候,姜明康把自己一只价值不菲的钢笔当生日礼物给了姜乐仁,算是赔礼。他寻思着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郑宝琴就是不安生,非让他难堪。
  “玉山,男孩子哪里有不打架的,明康的钢笔太贵重了”说着她话题一转继续说到“这马上就要放成绩了,明康平时成绩好不用担心,我是真放心不下乐仁,平时他就知道玩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青阳大学”说着郑宝琴将名贵的钢笔,推倒姜玉山旁边。
  他们家是长条型的餐桌,姜玉山坐在主位上,姜明康在他左手,郑宝琴和姜乐仁坐在右手。
  姜玉山见郑宝琴说不收礼物,疑惑了看了一眼姜乐仁,只见姜乐仁红着眼睛微微低着头,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委屈。
  他这个小儿子从小被郑宝琴养的太娇弱了,都要上大学的人了,还动不动撒娇,哭鼻子。可他就吃姜乐仁这一套,只要他耍个小脾气,撒个娇,他就拿他没办法。
  “乐仁这是怎么了,不喜欢你哥哥送你的礼物。”姜玉山温和的问道。
  “爸,我知道我学习不好,给你丢脸了,可是哥哥。”说着姜乐仁肩膀微微颤抖继续说道“哥哥也不应该在我快放考试成绩的时候送我一只叫落地的钢笔,这不是诅咒我考不上大学吗?”
  姜玉山一愣,低头看了一下钢笔的名字“罗迪”虽是英文,但翻译过来确实有落地的谐音。
  一旁的姜明康,听了这话,差点没直接甩碗曝起,揍他那个便宜弟弟和后妈一顿,要不要这么找茬,老外的牌子人家管你翻译成中文是什么。难道用这个牌子的钢笔都考不上大学,那人家直接倒闭好了。
  “爸,这支笔是舅舅送给我的,我一直没舍得用,我送给弟弟的时候,真没想到英文翻译成中文还有这层意思。”姜明康使劲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痛的他眉头紧皱。
  “好了好了,明宝也不是故意,这钢笔给爸爸好了,爸爸可不怕考不上大学,明天爸爸在去给乐仁买一只更好的钢笔怎么样。”姜玉山当起了和事老,两个人是都不得罪。
  “玉山你那么忙,明天我陪乐仁去好了。”郑宝琴神色淡然的说道。整个晚上她都表现的大方体贴,好像姜明康并没有大闹她婚礼一般。
  郑宝琴本来想看看姜明康和他爸大打出手的戏码,谁知道什么都没有发生,刚才她偷听到姜明康打算用一只钢笔把他大闹她结婚典礼和打架事件,她哪里肯让姜明康如此轻易过关,立马转身上了楼,跟姜乐仁说了此事,并上演了一出还算精彩的陷害戏码。
  只是没想到姜明康被如此撩拨竟然没发脾气,而是主动解释起来,甚至还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难道以前他调查的那些关于姜明康性格的事出了差错,姜明康并不是一个易怒脾气暴躁,做事不经过大脑的人?
  郑宝琴这火没挑起来,有些狐疑,准备把侦探社给的那些资料在好好看看,是不是哪里出的错。
  晚饭过后,姜明康借口头痛早早躲回自己房间,他能忍着见了郑宝琴和姜乐仁没暴走,没动手,他都为自己感觉不可思议。如果可以他真想拿拳头把两个人揍的爹妈都不认识。
  哎,为了他爸,他也是够可以的了。
  “新手提示,仓库爆仓,对系统持有人小惩一次,如继续如此惩罚将翻倍。惩罚内容:让系统持有者感受饥肠辘辘一个小时,计时开始。”
  姜明康正在脑补狠揍继母和弟弟,谁知人没揍成,他刚刚吃饱的小肚子突然就饿的咕咕叫,这是怎么回事?把刚才那条提示又看了一遍,姜明康很想骂人,他不就是没处理已经成熟小麦和水稻吗?至于还惩罚他吗?
  系统初始给的仓库并不大,按照小麦和水稻的成熟速度6个小时基本就满了,仓库满了,田地里成熟的水稻和小麦直接烂在地里,系统按照姜明康的设置不停的种植两样农作物,他又不收,等姜明康收到提示的时候,他那两分地已经堆积了厚厚一层腐烂的小麦和水稻。
  仓库满了,必须把里面的粮食拿出来才可以,姜明康左思右想才在家里找了一个小储藏室暂时放粮食。现在他们家还没发达,住的房子只是比较大的错层而已,以前他们三口之家还没感觉硬挤,现在多了个弟弟,就有些显小了。
  这个储藏室在姜明康卧室旁边连着一个小阳台,平时放置一些姜明康自己不用的杂物。把里面的纸箱玩具一堆,在放50多袋粮食,小储藏室已经满满当当。
  放好粮食,反手锁好门,姜明康开始计算那些水稻小麦的成长速度,他中午的时候得到这个系统,现在是晚上8点,系统是6个小时就堆满了仓库,也就是说,如果仓库满了,系统会给他两个小时缓冲的时间,过了个点就要受处罚,泥煤,这时间也太短了,如果他晚上睡个懒觉,是不是不用等他醒过来,惩罚就先到了。
  此刻姜明康很想问问这系统能不能关掉。
  戳了半天系统没有得到解决办法,姜明康只能靠自己想办法,这么多粮食老是堆家里肯定不行,最少等系统下次升级的这10天,他必须相处解决这些粮食的办法来。
  姜明康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把这些粮食一股脑全弄他爷爷家里去,姜老爷子住乡下,房子特大,平时他放杂物的地就能帮他放几仓库的粮食。
  想起爷爷姜明康心里微微有些难受,这一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对他冲击有些大,仇恨似乎蒙蔽了他的双眼,睁开眼,他就一门心思想要弄死继母和弟弟,可他似乎忘记了,这个世上除了仇恨还有亲情,友情,爱情。
  深深呼了一口气,也顾不上处理田地里的粮食,姜明康就到处找他的手机,他要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打电话。前世他太混跟他爸闹僵后,连带着几个老人他也不怎么接触了,甚至好几年都没有回过老家,后来他彻底废了,几个老人相继离世,他更是没能见他们最后一面,这也成了他一生的遗憾,还好还好老天待他不薄,竟然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这次他绝对不会在让老人失望,如果在错过了,他怕是一生难安

这里“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