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栏目:老照片 来源:证券日报网 时间:2019-10-14

自古民以食为天,不论是哪个时期,人们均把饮食当做头等大事。

而在周朝,甚至专门为饮食设立了政策,而这政策又以“礼仪”为主导,上饭桌前,得讲规矩,上了饭桌,也得讲规矩,即使是吃完饭,也不能筷子一放扭头就跑,更得讲规矩。

今天就让咱们来聊一聊,在周朝时贵为“八政之首”的饮食礼仪文化。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所谓八政,便是八种政策,亦可看作是国家施政的八个方面,即:

食、货、祀、司空、司徒、司寇、宾、师。

这头一项,就是“”,足以看出周朝天子对于饮食的重视,而这种重视,也具体表现在饮食所用的器皿,以及与之相关的礼仪之上。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正所谓,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这句出自《春秋左传》的名言,基本概括了古人对于“”的重视程度,礼作为中国的象征,也同样体现在各式器皿上,而沿用至春秋战国以及秦汉两朝的青铜器,既作为祭祀所用的主要器物备受尊崇,也在当时的饮食礼仪中,占据着主要地位,如《春秋公羊传》中所言:

礼祭,天子九鼎,诸侯七,卿大夫五,元士三也。

这正是对于礼器的明确标准,即天子用九鼎,诸侯用七鼎,往后以此类推,而本文要说的鼎,区别于我们所熟知的祭祀之鼎,却是饮食礼仪中的一种“炊具”,即“饪食器”。(饪:rèn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此类饪食器的主要功能是用来烹煮美食,具体作用可细分为:煮肉,盛肉,以及烹饪炖菜主食等,而这种功能性也决定了饪食器的作用,与今天的锅相类似,但与锅最大的不同,是饪食器尤为讲究“”。

饪食器可看作是周朝天子专门宴请群臣与国宾所用之炊具,这种宴请的形式,也称之为“宴飨”(xiǎng),根据周朝礼仪,吃饭时要先按照礼法将各类器皿摆放到位,之后才可开始享用。

而依照用途,可将饪食器分为三类:

1、镬鼎。镬:huò)

此器是用来炖煮肉食的器皿,一般在宴飨中,按照礼仪要将镬鼎放在酒席的中央位置,里面放入猪羊牛等肉,下方生火炖煮,而等到炖好以后,也有专门的饪食器来盛放。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战国时期“铜镬鼎”·公元前770——公元前476年

2、升鼎。

升鼎亦成为“正鼎”,意义相当于现在所用的大碗,将蒸煮好的熟肉取出,然后再用升鼎来盛放,分与宴飨上的各位来宾或群臣。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王子午升鼎

3、羞鼎。

以升鼎作碗,而羞鼎则用来盛放各式佐料,或是蘸料,或是肉酱,因此有相配之意,故羞鼎也称为“陪鼎”。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汉代错金银羞鼎

此三样食器,便组成了周朝时期宴飨中的主要食器,换言之,我们可以试想周朝天子宴请群臣时的场景:

宴会正中央,放置一尊镬鼎,里面放入生肉,下方生火来烹煮,宾客则按位置坐好,等到肉煮熟以后,由专人舀出,盛放在升鼎之中,再分放到天子与群臣面前,搭配盛有佐料的羞鼎,等到天子发表完祝词等礼仪过后,一场正式的宴会便宣告开始。

与此同时,和鼎一同出现,或者说搭配使用的饪食器,还有“簋”(guǐ)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西周利簋·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的作主要是盛放“饭食”,常与鼎搭配使用,因而在西周贵族的饮食礼仪中,也制定出了区分等级的制度,即:

天子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卿大夫五鼎四簋,元士三鼎二簋。

而簋的历史较为悠久,如司马迁在《史记》中所言:

墨者尚尧舜,言道其德行,曰食土簋。

可见“”的形式(土簋),早在尧舜时期便已出现,作为主要食器被广泛使用,而在西周时,簋与fǔ)同用,均是用来盛放饭食的器具,除此之外,簋与簠也用于祭祀,用来盛放“黍、稷、粱、稻”等五谷。

《周礼·舍人》:凡祭祀共簠簋。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春秋·象首纹簠

另外说一则趣闻,古人如果调侃自己饭量大,跟咱们现在也相差无几,比如现代人调侃自己能吃,会说“我一个人就能吃四大碗”如何如何,而古代人则说“我一人可食几簋几簋”云云。

《诗经·权舆》: 于我乎,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饱。

如上所述,这便是西周贵族们所用的主要饪食器皿,不管是何种宴会与场合,均缺一不可,如果缺少某件器皿,或数量不对,或是不分等级的乱用,则会被视为失礼。

比如作为诸侯,不可用天子才能享有的“九鼎八簋”,而贵为周天子,在吃饭时也不可只用“七鼎六簋”,否则均被视作不合礼数,或逾越礼法。

而以上说的主要是用来烹煮肉食的“鼎”,那么如果是肉以外的蔬菜或粮食,又用什么来烹煮呢?

答案正是“(lì)

(注:此字为多音字,用作国名或姓氏时,则读作“”,用作古代炊具时,则为“”。)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西周铭文鬲鼎

鬲依照用途不同,又分为两种,其一是鬲(lì),其二便是“甗”(yǎn)

鬲则是用来烹煮稀饭或米粥,而则是用来蒸干饭,即我们常说的米饭。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西周燕都铜甗

所以不管如何区分,鬲的主要作用,正是用来蒸煮主食,与“鼎、簋”,共同组成完整的饮食礼仪用器,即:

吃肉或菜,用鼎与簋。

再搭配鬲与甗来吃主食。

这就是一顿完美的正餐了。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西周·应侯见工簋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比较“怡情”的炊具,如“温鼎”,这就类似于今天的火锅,不过是单人享用,比如说天子某天请群臣吃涮肉,按照宴飨礼仪,将上文所说的器具全部准备完善,之后每个人的面前,都摆有一尊下部燃有炭火的“温鼎”。

等温鼎中的肉炖熟,立马有专人负责捞出,再辅以刀工切好,分发给周天子与群臣,并盛放于下方燃烧炭火的温鼎内,而温鼎中会放入预先调制的美味汤料,等熟肉在汤料中二次入味后,再搭配上各式鲜香味美的蘸料,便可大快朵颐,尽享美味,这不正是和现在的火锅几无差别吗?

于此,温鼎也被称为“中国最早的火锅”。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西周晋侯温鼎

诚然随着时代的变迁与技艺的改变,青铜鼎的制式也同样发生着变化,如商代早期的鼎,一般造型为圆腹尖足,后来又出现了扁足鼎。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商前期青铜鬲·“圆腹尖足”

再往后到了周朝则如上文中一样,以鬲居多,但不论是何种形式,商周时期就已经有意识的在器皿上雕刻纹饰,一般以兽面纹居多,如象纹,饕餮纹等纹饰,也有雕刻有族徽或祖先名字的饪食器,寓意不忘祖先。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兽面纹铜鬲(内有铭文刻字)

《说文》:鬲,鼎属…象腹交文,三足。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商代兽面纹铜鬲

当然如果放到现在来看,相信很多朋友会觉得周朝时期的饮食器物太过繁琐,然而作为我国美食文化最早的萌芽时期,周人对于饮食礼仪的重视,也在一定程度上为现代博大精深的中国美食文化奠定了基础,而考究其背后所代表的意义,也反映出古代贵族之间相处时所注重的“尊卑有序”,以及对待先祖,对待美食,甚至是对待大自然的敬畏之心。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些周朝时合乎礼法的用具,虽然使用流程繁琐,器皿繁多,但也足以体现出周朝贵族对于饮食的重视,以及对于礼法的考究,对后世饮食文化的形成,可谓影响极其深远,同时还体现出青铜时期的文化之灿烂,历史积淀之深厚,当属世界之最。

——————

关注作者:钱品聚,了解更多历史与文化趣闻,带您发现更大的世界~

在周朝,饮食为“八政之首”,但用的“碗”却和今天有大不同!

——————

参考文:

【中国国家博物馆官网·鼎】:「链接」

【中国国家博物馆官网·簋】:「链接」

《春秋·公羊传》礼祭,天子九鼎,诸侯七,卿大夫五,元士三也。

《史记·太史公自序》:墨者尚尧舜,言道其德行,曰食土簋。

《周礼·舍人》:凡祭祀共簠簋。

《诗经·权舆》: 于我乎,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饱。

《说文》:鬲,鼎属……象腹交文,三足。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