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工具,会是大补良药吗?

栏目:老照片 来源:牡丹江汽车网 时间:2019-10-15

‍‍

 

一、商业银行为什么要补充资本

如果让你仅用一个指标来考核一家银行的经营业绩,您会选择哪个呢?我个人认为非“单位风险资本的收益率”莫属。从这个角度出发,看当前“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不畅的局面,我们可以找到原因:一是信贷资产的实际收益水平较低,其中主要是不良率较高造成的;二是风险资本较为稀缺造成的,即风险资本的价格(必要风险收益率补偿)较高。本文对如何实现企业利润增长不做讨论,仅对补充资本在这一过程中所起作用做分析。

商业银行发行资本补充工具主要原因:

1.积极应对商业银行的资本金充足“超额率”的下降。截至2018年6月底,我国商业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65%、11.2%、13.57%,均高于监管规定的2018年最低要求近2个百分点。但纵向看指标与监管下限的差额走势来看,从2014年的3.66%下降到2017年的2.65%,再到2018年的2.15%,资本金缓冲能力在下降。

2.非标回表是开正门堵偏门,强化监管的只要举措,提高资本充足率是其内在要求。当前的资本充足率水平并未考虑全部非标回表因素,若将表外非标回表规模对资本金的需求做一个测算,则商业银行的潜在资本缺口将更加明显。穆迪指出,中国广义影子银行2018年9月底,规模为62.1万亿元,由此可见一斑。

3.扩大信贷投放空间,将促使商业银行将“宽信用”落到实处。银行机构在资产配置时,对比的是各类资产的“可比收益率”,详细计算过程参见《商业银行金融债 配置时机依然在》一文。假设其他条件都不变,那么要提高风险权重较高的资产占比,即提高信贷投放量或信用债购买量,要么提高资产自身的收益率,要么就要降低风险资本的价格,即解决风险资本的稀缺性。很明显,提高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是降低风险资本价格的有效手段。


 

二、常见的几种商业银行补充资本工具

按照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银行资本分为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核心一级资本的补充形式主要为实收资本、资本公积、盈余公积、利润留存、配股、增发、IPO、可转债等,其他一级资本的补充形式主要为优先股、永续债,而二级资本补充形式则有次级债、混合资本债以及二级资本债(注1)等。

 

我们通常见到的主要资本工具主要是优先股、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这三者分别有什么特点呢?本文将做简要介绍和分析。

本文在总结分析2017年1月至2019年1月市场数据的基础上,得到下表:



三、对于发行人宽信用,一定会是良药吗?

首先,从第一部分“单位风险资产收益率”的概念出发,我们用简单的公式语言来表述:单位风险资产收益率=税收系数×无风险的资产收益率+(实际风险收益率补偿-必要发行收益率补偿)。其中风险的资产我们可以用政金债或国债(两者的税收系数不同)的收益率来代替。

从这个公式中,我们可以推断以下三个推论:

(1)如果“风险收益率补偿”显著大于“必要收益率补偿”,那么信贷资产的单位风险资产收益率会显著高于无风险资产的收益率,银行资产配置倾向于信贷资产。在这种情形下,补充银行资本的效果会直接提高银行的信贷投放量。

(2)如果“信用风险收益率补偿”是一个略小于“必要收益率补偿”的正数,那么通过补充银行资本,会降低资本的价格,即“必要收益率补偿”。在这种情况下,会使得银行的资产配置天平向信贷资产倾斜。

(3)如果是“信用风险收益率补偿”是一个极小的正数,甚至是负数,那么我们通过补充银行资本,很难或者不可能实现银行资产配置向信贷资产倾斜的效果。很不幸,我们可能现在和今后的一段时间,就是处于这个阶段。

其次,我们还可以从实证分析的角度来验证,商业银行进行资本补充之后,其信贷投放是否有明显增加。对比社融中的贷款与第二部分中的资本补充工具发行量,我们会发现两者之间相关性很弱。



四、对投资者增厚收益,一定会大补吗?

《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商业银行对未并表金融机构的资本投资中,合计超出本行核心一级资本净额10%的部分应从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中扣除;其它一级资本投资和二级资本投资应从相应层级资本中全额扣除。

这限制了商业银行投资次级债的空间,最新占比不足16%。目前基金是市场上商业银行次级债的主要投资机构,其次是保险公司。在市场各金融资产收益率不断下行的背景下,资本补充工具日益成为其增厚收益的有力武器。但我们一定要小心翼翼,避开其中的“坑”。

1、赎回或转股条款。无论是优先股,还是次级债,基本条款中都包含赎回条款,优先股中含转普通股条款。

   根据发行时设定的发行条款,赎回或转股的前提是资本充足水平仍然需要达到根据监管要求,或者有了更优的资本补充工具替换,或者资本充足率水平显著高于监管要求。

简言之,赎回或转股与否首先要看发行人的资本充足水平和潜在资本补充能力。这其中既包括赎回期当期的水平,也包括银行对未来资本充足水平的预期。

2、展期利率。对于非银机构发行的次级债和永续来说,展期债券利率=当期基准利率+初始利差+上浮基点是票息调整的主流设定。其中当期基准利率标准通常选择国债(国开债)收益率或SHIBOR;上浮基点设置多样化,常见的是一个固定值(如300BP),上浮基点设计的越大,对投资者的保护越足,还有一种上浮基点随着延期周期的增加而增加,比如累加式的上浮基点设置,即每续期一次都会增加固定的上浮基点,当期票面利率=当期基准利率+初始利差+N×固定上浮基点(N=1,2,……代表展期次数)。

而银行机构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和目前中国银行发行的永续债(笔者无法逐一核对,但是验证过的都不含)都不含有利率跳升机制及其他赎回激励。如果回购时间窗口是的市场利率水平显著高于票息,那么发行人可能会有一些展期的冲动。

3、发行人资质。对于一笔金融资产来说,信用利差是决定利差水平的首要因素。如果临近回购时间窗口时,发行人评级大幅下调,那么就意味着发行续发同等规模的次级债或优先股要付出更大的成本,甚至重新发行失败。如果恰逢面临即将触碰监管红线的处境,你猜发行人是要脸呢,还是要钱呢?


 

注1:从目前定义上来说,次级债与二级资本债的区别仅在于二级资本债均须附加“减记条款”:《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2013年)第四十四条规定,“商业银行2010年9月12日至2013年1月1日之间发行的二级资本工具,若不含有减记或转股条款,但满足本办法附件1规定的其它合格标准,2013年1月1日之前可计入监管资本,2013年1月1日起按年递减10%(商业银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工具有确定到期日的,该二级资本工具在距到期日前最后五年,可计入二级资本的金额,应当按100%、80%、60%、40%、20%的比例逐年减计。),2022年1月1日起不得计入监管资本。”

注2:按照中国银行永续债的条款规定:本期债券的存续期与发行人持续经营存续期一致。自发行之日起5年后,发行人有权于每年付息日(含发行之日后第5年付息日)全部或部分赎回本期债券。发行人须在得到银保监会批准并满足下述条件的前提下行使赎回权。而二级资本债中对于条款为:十年期固定利率品种,在第五年末附有前提条件的发行人赎回权。发行人行使赎回权时将按照面值一次性全部或部分赎回本期债券。发行人将在得到中国银监会批准并满足下述条件的前提下行使赎回权。

注3:央行票据互换操作可接受满足下列条件的银行发行的永续债:一是最新季度末的资本充足率不低于8%;二是最新季度末以逾期90天贷款计算的不良贷款率不高于5%;三是最近三年累计不亏损;四是最新季度末资产规模不低于2000亿元;五是补充资本后能够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注4:一是最新季度末的核心资本充足率不低于5%;二是贷款损失准备计提充分;三是最近三年没有重大违法违规行为,风险监管指标符合监管机构的有关规定。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