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孙明华 l 荷塘魅影(四)

栏目:女性 来源:成都汽车网 时间:2019-06-12


何美美卖淫是阿丘提供给陈福堂唯一的一条有用的线索。

 

水族馆位于荷塘镇不太显眼的位置,表面看,它就是一座普通的三层小楼,但进到里面,却装饰得富丽堂皇、豪华无比,再加上绚烂的各色灯光,仿佛步入到天堂。一楼主要是浴池和吧台;二楼是大厅,罗列着一排排宽大的沙发,是供客人休闲的地方;三楼是一个个包间,包间里除了一张床和一盏灯,什么都没有。二楼是阿丘工作的地方,那里除了洗浴过后来这里休闲的男女宾客,还有十多个按摩、捏脚、卖淫的小姐。她们统一都穿超短裙和低胸衬衣,每当有男宾进来,她们就像一群绿头苍蝇,目光齐刷刷看过去,一个个蠢蠢欲动,仿佛那是一块无比鲜美的肉。但她们似乎也很有组织性,一个小姐走过去,另一个小姐便不再动,目光扫向门口,期待着另一位男宾的到来。如果男宾不想做什么服务,或是想做但对小姐的相貌不满意,她们就会轮番上阵,嗲声嗲气,软磨硬泡,客人经不住诱惑,也就假模假式、半推半就遂了她们的心愿,接受她们的服务。休息厅里光线很暗,客人仰面躺在沙发里,一边接受着小姐的服务,一边和小姐耳鬓厮磨悄声说着话,亲密得就像一对热恋的情侣。间或还会从某个座位上传来小姐们莫名的一声尖叫,或是阵阵压抑的浪笑。阿丘知道,往往这时,是男宾们经受不住小姐的撩拔,对她们伸出了“咸猪手”。当然,对实在忍受不住的男宾,小姐就引导她们上三楼包间,去三楼包间干什么,不言而喻。

 

偶尔,二楼也会有女宾来,但很少,既便来,那些小姐们也不带搭理的,因为光靠捏脚和按摩从女宾身上是搞不到多少钱的,还累半死。这还得是脾气好的女宾,要是遇到脾气不好的女宾,你累死累活她们根本不管,还经常被无故挑剔和妄加指责,仿佛花几十块钱她们就成了皇后,而这些服务的小姐就成了下贱的奴婢。所以小姐们宁愿不挣这个钱,也不愿为女宾服务。有女宾铁定要服务的,她们做得大都敷衍了事,遭到投诉也不怕,因为老板梁红旗是跟她们穿一条裤子的,水族馆多半的收入都来自这些小姐,他得依靠这些小姐们赚钱,得罪个把女宾不算什么,要是得罪了这些小姐,他的水族馆就不用开了。

 

阿丘就是个修脚的,刚来跟师傅学艺的时候,他都不敢看这些女人。他知道这些女人是干什么的,却不敢触碰她们,七年的监狱生活让他与社会严重脱节,很多地方使他感到不适应,但这些并不代表她不想女人。他已经二十二岁了,长成了大小伙,对于男女之事处于幻想和懵懂之间,他渴望和哪个女人发生关系,但严重的自卑又让心里极度排斥这些女人。他不敢看这些女人雪白的大腿、饱满的胸脯、浓妆艳抹的脸蛋,甚至她们身上廉价的香水味都让他心慌意乱。但很快,他适应了这种环境。师傅交待他,在这种地方工作,不该看的不看,不该说的不说,不该想的女人不想,干好你手头的活,多挣些钱,娶个正经女人好好过日子。师傅说得很对,阿丘心里也是这样盘算的,所以面对这些小姐,他就有了免疫力。只是可惜的是,自从他出师,师傅就主动要求调了白班,把晚上黄金时间段留给了自己。由于错时,两人很难再碰面,连唠一会嗑的机会都少了。

 

阿丘上的是夜班,每晚六点到十二点,这个时间段是客人最多的时候,过了凌晨,客人就少了,修脚的更是微乎其微,可以收拾家什回家了。往往这时,小姐们也都洗掉满身的粉气,换上普通女孩该穿的衣服,拖着疲倦的身子,打着哈欠离开水族馆,各奔东西不知去向。

 

举报何美美那晚大概是在十点,阿丘正在给一个肥胖的男人修脚,肥胖男人喝了不少酒,浑身酒气,刚躺下没多会就呼呼大睡。阿丘没忘记自己的使命,见肥胖男人这种状况,就减慢了修脚速度,一边漫不经心地修,一边不时朝四处张望,偏巧那时就看见一个小姐正领着一个半拉老头上楼,由于离得远,灯光晦暗,他没看清两人长得啥模样,就拿出手机给陈福堂发了条短信。后来还不放心,又跑进厕所给陈福堂打了电话,陈福堂安排他说,什么也不用管,继续修他的脚,他带人马上就到。

 

阿丘刚来时,也有小姐领男人上楼,但他不知道他们上楼干什么,后来听得多了,见得多了,也就明白了是咋回事。于是那天,他毫不犹豫地给陈福堂传递了情报。

 

陈福堂大概三分钟就赶到了,他冲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一帮穿警服的年轻人。陈福堂是所里的副所长,跟着他的大多是辅警。阿丘很羡慕那些辅警,要是自己也能穿上那样的一身警服就好了。但那时容不得他多想,他看见陈福堂带着人冲上三楼,很快揪下来两对男女,其中一个女的阿丘认识,她是小姐当中的领班黄丹丹,另一个小姐看着也很面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儿见过。她是昨天新来的。

 

陈福堂押着他们下楼的时候,水族馆早已大乱,阿丘希望在慌乱的人群中,陈福堂能格外地关注他一下,毕竟能抓到人是他阿丘的功劳。他极度兴奋,不由自主站起身,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可另他失望的是,陈福堂从他面前经过一个来回,压根就没正眼瞧他,这让他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但很快这种不舒服就被成功的喜悦所替代。

 

陈福堂带人在二楼消失了,二楼依然没有消停,小姐们个个花容失色,客人们个个胆战心惊。有些客人开始起身朝楼下走,不到五分钟二楼的客人所剩无几。但只有胖子例外,水族馆闹这么大动静,他居然还没醒。阿丘把胖子的脚重新揽在怀里,肚子里哼着小曲,修得格外认真。他从来没觉得修脚也可以给人带来这么大的快乐。

 

何美美向陈福堂讨要罚款的事,阿丘是从小姐们私下议论得知的。何美美在派出所门口静坐那两天,他也亲自去验证过,弄清了来龙去脉,阿丘觉得很对不起陈福堂。因为陈福堂曾不止一次告诉过他,说对于这种事,消息一定要绝对可靠,抓捕时还要抓获现行,否则被反咬一口,就会给工作带来被动。现在看来,陈福堂所言不虚,而自己却是罪魁祸首。他恨自己,同时更恨那个何美美。他决定找机会一定要报复这个何美美,谁让她使自己第一次提供线索就出了丑呢?更为重要的是,通过观察,他惊诧地发现,这个自称何美美的人他认识,并且曾经给他带来过极大的伤害。不过,那时她不叫何美美,而是叫何巧灵。

 

作者简介:孙明华,男,1974年生,安徽省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荣获宿州市杰出作家称号,宿州市第一届、第二届“文艺奖”获得者。。曾在《福建文学》、《雨花》、《小说界》、《清明》、《啄木鸟》、《作品》、《章回小说》、《今古传奇》、《安徽文学》、《短篇小说》、《百花园》、《东方剑》、《海燕》、《椰城》等近百种文学期刊发表中短篇小说三百多万字,作品入选《作品与争鸣》、《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警察文摘》等及二十余个年度选本,三十余次获省级以上奖项,其中长篇小说《暗害》获第九届金盾文学奖。出版和发表长篇小说《暗害》、《杏花殁》、《一线辅警》,纪实文学作品集《印痕》、《血色村庄》、二十二集电视剧《青石坡》等。现供职于安徽省宿州市南关派出所。

 



 



编辑团队

古风    郭昌林 立青 黄昏雨   山林散木

 

1.自2018年7月1日起,作品一经推出,计基础稿酬20元,一周时间为限,包括基础稿酬在内,点击量上2000付稿费50元;3000以上80元,3000阅读以上每增加1000阅读加15元,500元封顶。特殊情况另计。以微信红包方式发放。作者作品发表后请加主编微信号:chinasalon(加时请备注“重头戏),由其邀请加入重头戏群,一周后发作品链接给其主编结算稿费。另,本平台可在文章末设置作者的微信收款二维码,读者赞赏不经过平台,直接进入作者微信零钱包。(作者自愿)

2.为答谢广大作者的支持,平台新辟不定期《作者舞台》栏目,供作者作品个人展示,作品来源:在未过二审的作品中选取。本栏目原则上无稿酬,仅供个人才艺展示、宣传,但对每月阅读量(800以上)前三名作者各奖励40元(凡不同意在此栏目发表者,请在来稿中特别注明)。

3.关于投稿:平台审稿周期为一个星期,一周内发二审用稿通知,投稿一周后无任何通知即可另投。作者投稿请附个人近照一张(自愿),同时附上作者简介及微信号,以便编辑联系。

 

法律顾问:刘律师,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国家知识产权贯标辅导员,越秀版权基地维权专家委员会委员。曾在国内大型知识产权事务所工作多年,期间担任专利代理人、商标代理人、团队经理,擅长处理知识产权案件及合同纠纷。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6号周大福金融中心10/29楼

电话(微信)15920921813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