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雨天最是泥泞,却是记忆里最干净的曾经

栏目:汽车 来源:安庆都市网 时间:2019-10-11

不停地敲,不停地敲。突然、微信头像闪动着“你在哪,吃饭去”的消息。一看时间中午12点,我回信“饭厅见”。正午阳光比早晨格外刺眼。伸展舒腰、呼吸空气,刚走到饭厅门口便听见:今天有排骨欸,吃完继续战斗,工作是永远也做不完的,心情不美丽了。说话的人,我亲切地称她“米条”。

“有什么不美丽的嘛、饭菜这么香”。

话音刚落,所有人哈哈大笑。这个人我叫她“菁姐”,从第一天认识她,她给我的感觉像是我的另一个姐姐,她每说一句话、每一次笑,每一次用温暖的目光注视着我,都会让我想到姑母的女儿,我的姐姐:静芸。

童年的雨天最是泥泞,却是记忆里最干净的曾经

小时候,只要姐姐一捏响拳头,我就哭个不停,记得那一次骑自行车,姐姐让我坐在后座抱紧她,在动力厂其中一个路口的转弯处,我们的自行车怎么都转不过去,姐姐让我抱紧了,她用力一拐、结果我们连同自行车一起倒下,当时是轻微的擦伤,回到家,姐姐用正红花油先给我涂抹了伤口处,又用水清洗伤口,从那次往后,姐姐每次骑车都会很小心。

夏天来临时,姐姐最喜欢游泳,当我下水时,姐姐就告诉我:把你的游泳圈摘掉。但是,我从来不敢,如今,她是一名体育教师,游泳教练,我们姐妹俩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对于自己的梦想、信仰,不会气馁 。但我至今也没有真正学会游泳。

童年的雨天最是泥泞,却是记忆里最干净的曾经

2011年,姐姐考上成都体大,那时,我刚好中学毕业。姐姐问我:你报考哪里了?我说到:我选择了专科,没有报考。或许是因为当时年纪轻,姐姐不知道怎么去表达。某一次姐姐去国外游学,回来时带给我一支圣罗兰的口红,曾听朋友提起价格很贵,姐姐笑着告诉我:抽奖抽到的。我耳边突然响起那阵旋律“冲出教室福利社,赊最爱的福满多,结果烂帐全都是你给的,淀粉抹在脸上那是做游戏,阿妈拿着留声机在唱花戏,光着脚丫,追我说要教训你”。

所有的日子都好像在慢慢靠近、又慢慢忽远,如今,我们已不像年少那样整天嬉闹,各自忙碌着,每一次宴席或是聚餐过后我都会时常注视着姐姐的眼睛,就像看到童年玩闹中绽放的烟花。与他人的言谈中好似孩童时期的影子,我们都已经长大、好多梦正在飞,就像童年看到地红色的蜻蜓。

童年的雨天最是泥泞,却是记忆里最干净的曾经

儿时很远的梦,未曾想长大后就在眼前,触手可及。姐姐每每提起我时,总会说:她小的时候,只要我拳头一捏,马上哭。幼年时期她的力量很大,可以一把将我抱起。现在,除了时常会看到她身心俱惫的状态,听到唇语间轻声地叹息,再或者面对突然接到任务的焦虑。眼中没了那份活力,脸上无昔日的放声开怀。

姐姐的笑声从未离开,只是被她落在了时间的角落里。就像楔子从未停下执于手中的笔,童年的纸飞机终于飞回来,拉长的风筝线缠绕在家门口的窗前。

童年的雨天最是泥泞,却是记忆里最干净的曾经。

童年的小街最是杂吵,却是记忆中纯粹的热闹。

芸姐,把笑容捡回来,时光走得太久,我们一起放风筝!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