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贴身护花妖孽》

栏目:汽车 来源:江苏经济网 时间:2019-06-12


001你是出家人?


  北安省白江市火车站。
  肖遥拎着粗布口袋走出来,他身上穿了一套破旧的道士服,脏得已经看不出本色了。这身打扮很怪异,看到他的人纷纷躲开。
  肖遥没理旁人,眼睛一直盯着身前靓丽的少女背影。她身材十分火辣,凸凹有致,一双笔直的黑丝长腿,一对可观的挺拔双峰,再配上那套深色的职业套装,简直是人间尤物。
  肖遥在白虎山上车时就注意到她了,他们在同一节车厢。她与一般白富美的气质不同,身上有一股英气。肖遥这身衣服的回头率很高,可偏偏她就像没看到似的,不得不让他意外。
  “啪嗒”一声,她推着行李箱的轮子掉了。
  肖遥一看机会来了,上前两步按住她的手说:“美女,我帮你提吧。”
  她没料到突然有人冲上来,吓了一跳,回头看到肖遥一愣,随后推开他说:“不用了。”
  “美女,我这是助人为乐……”肖遥再次贴了上来,“不小心”撞到了她结实的翘臀。
  “滚开,流……氓!”少女气得大骂,闪身躲开了他的骚扰。
  “喂喂,我只是想帮你……”肖遥叹息一声,“做个好人真难啊!”
  对方没理他,提起箱子就跑。
  肖遥盯着她的背影邪恶地笑了笑,会是她吗?
  他这一路都感觉被人盯着,如果真是她,那么隐藏得太好了,几乎没有任何的破绽。
  可是她刚才的一系列反应都很正常,难道说是自己误会了?
  刚才她躲开自己的身形,和遇到危险时的第一反应,尤其是手上的老茧,这都说明她会功夫。
  也许只是巧合?可是肖遥从来都不相信巧合……
  按理说这次的任务很普通,怎么会一出山就被盯上呢?只不过是保护一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这有什么不正常的?
  想到接下来的任务,肖遥很郁闷。老头子让他当保镖,说白了就是给人挡枪子儿!
  想想自己苦练十二年,最终却沦落成小保镖,简直是大材小用。对方是个美女还好,万一是个满脸麻子的丑八怪……
  少女坐上了路边的一辆商务车,她回头看了一眼肖遥的方向,哼了一声,满脸的不屑。
  “影子,受委屈了?”开车的壮硕男子笑道。
  “就是一个不着调的臭流氓!”少女很生气,坐在那里扭动了两下身子,这套衣服穿着太难受了。特别是刚才被肖遥碰过的部位,感觉爬满了虫子似的。
  “他调戏你了?”男子没心没肺地笑了。
  “你再笑我就割了你的舌头!”被称作“影子”的少女凶狠地说道。
  “好好……我不说了,他到底怎么你了?”男子小心地问道。
  影子摇了摇头,疑惑道:“他好像发现我了!”
  “他会发现你?开什么玩笑啊,以你的身手……不会的!”
  “不好说……”影子想着刚才与肖遥的接触,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他什么实力?”
  “没看透……”影子还是摇头。
  男子的表情也郑重起来,思索道:“连你都看不透他的深浅,要么他是个白痴,要么……”
  “老大关注的人会是白痴吗?”影子笑了笑,随后又补充道:“虽然他看上去确实像个白痴!”
  “有一个坏消息,”男子嘴角坏笑,“老大让我带话给你,接下来你可能要多留意这个白痴……”
  “阿嚏!”肖遥揉了揉鼻子,苦笑道:“该不会是老头子想我了吧!”
  他找了个显眼的地方站着,按约定对方会来人接他。
  过了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了路边,从中下来一老一少两个人,年轻人是司机,年老的穿着唐装,表情很严肃。
  肖遥扫了一眼就放弃了,他不认为这两人是来接自己的。
  司机看着周围说:“康伯,不就是一个保镖嘛,董事长怎么还让您亲自来接?”
  康伯背倒着手说:“小宋,你是不是觉得董事长安排你这位专门接送贵宾的司机来有点屈才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小宋脸色一红。
  肖遥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看到那个小宋掏出了一张纸,下面写着“肖遥”两个字。
  肖遥很高兴,屁颠屁颠地跑到跟前。
  司机小宋刚掏出一支烟就瞧到眼前出现了一个怪模怪样的少年冲着他笑,惊到他倒退了一步。
  “干什么的,我可没空算卦!”
  肖遥很郁闷,老子什么时候成算卦的了?
  唐装男子看出了问题,扭头打量了肖遥两眼,疑惑地问道:“你是?”
  肖遥指了指小宋手中的纸。
  康伯很惊讶,他没想到董事长让自己来接的就是面前这个小道士。让他保护大小姐,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什么世外高人,骗子吧!
  “你是肖遥?”康伯怀疑地问道。
  “是我。”肖遥点点头。
  “董事长在家里等你,和我上车吧。”康伯心里很失望,可嘴上不好多说。
  肖遥打量了他几眼,他看出了康伯身体不对劲儿。不过眼下刚刚见面,他才懒得管闲事呢。
  “肖遥,你是出家人?”上车后,康伯终于忍不住问道。
  “不是。”肖遥摇了摇头。
  康伯很疑惑,但也没好意思多问。
  半个小时之后,劳斯莱斯驶进了一个高档的别墅区。
  康伯带着肖遥走进去,沙发上坐了位白白净净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很儒雅。此人便是冷氏集团的董事长冷天,也是肖遥的雇主。
  “董事长,肖遥来了。”康伯恭敬地说道。
  “肖遥,我终于把你盼来了!”冷天快步走过来,热情地伸出手。
  “冷董事长,您好!”肖遥客气地打招呼。
  “不用客气,就叫我叔叔吧。”冷天的热情可不是假的,好像和肖遥是老朋友一般。
  康伯很惊讶,看起来要重新估量肖遥的份量了。
  “董事长,大小姐呢?”康伯问道。
  “梦秋她……她和雪儿去跑马场了,一会儿你带着肖遥去接她们回来。”冷天的神色有些尴尬。
  肖遥微微一笑,看向冷天说:“是不是大小姐不欢迎我来?”
  “不是,不是……”冷天摇头,“她不喜欢身边有人跟着,并不是针对你。”
  “那我的任务?”肖遥心里很苦,这还没见面就不喜欢他,以后怎么接触?
  “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保护梦秋的安全。梦秋性格不太好,以后可能要委屈你了。”
  “没关系,我就是个打工的。”肖遥心想人家可是老板,姿态必须放低啊,要不然生活就没着落了。
  “我求着天一道长请你出山,这次算是帮我的忙,有什么委屈……我都记在心里。”冷天说得很真诚。
  “冷叔叔,我会保护好大小姐的。”
  “这个给你。”冷天递给肖遥两张卡,“这张卡是我们公司商场的金卡,那张银行卡里是你的生活费,需要什么自己买,我会让人定期往里面打钱。”
  肖遥激动地接在手里,管他什么任务呢,有钱就好。
  “过几天你和梦秋一起上学,学校那边我都安排好了。这孩子从小没有妈,都被我惯坏了。你忍着她点,平时好好相处,日久生……见人心。她没什么朋友,只要你能对她体贴、关怀、爱护,我相信她一定会接受你的!”
  肖遥感觉不太妙,听冷天这话的意思,好像是紧着把女儿推销给自己。该不会是个丑八怪吧?他越想越郁闷,拿着银行卡的手都有点抖了。
  “冷叔叔,我一定做好本职工作!”肖遥不得不提醒冷天,自己只干保镖的活,其它的你别妄想。
  他只卖艺不卖身……
  冷天笑眯眯地盯着肖遥,说:“我希望你能在其它方面也照顾她,那个……你们一定要好好相处啊!”
  肖遥心中发凉,不得不重申道:“您放心,我一定保护好大小姐的安全!”
  说得嗓子都干了,肖遥抓起水杯就喝。
  “我对你的能力放心,就是……”冷天盯着肖遥的衣服皱起了眉头,估计刚发现不对头,问道:“天一道长可没说你出家了啊,那个……你可以结婚生子吗?”
  “噗!”肖遥把口中的水全都喷在了冷天身上,呛得咳嗽起来。他憋得满脸通红,“我……我不是出家人。”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冷天看起来如释重负,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肖遥心里又把老头子诅咒了一遍,本来想要钱买件衣服穿的,可他死活不给,还说这样有个性!
  “肖遥,让康伯带你去见梦秋吧,我公司还有个会。”冷天站了起来。
  “您忙吧,不用客气。”肖遥和康伯一起把冷天送走了,随后再次坐进劳斯莱斯。
  重新坐进车里,康伯对肖遥的态度明显有了变化,主动和他聊了起来。
  “肖遥,董事长很看重你啊,你们以前认识?”
  “不认识。”
  “哦……”康伯深深地望了肖遥一眼,发现有点看不透这个少年。
  “你是不是觉得董事长如此重视一个山里的穷小子有点奇怪?”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误会。”康伯很尴尬,这些年大风大浪见得多了,没想到被一个小毛孩儿看穿了。
  “我也奇怪……”肖遥望着路边繁华的都市,面对未来一点底也没有。
  种种迹像都表面此次任务不简单,老头子一定有所隐瞒!难道这和他经常在耳边所说的“使命”有关?


002袭击大小姐


  肖遥自从六岁那年被老头子带到白虎山后,老头子总在他耳边念叨着将来的“使命”,逼着他学习五花八门的东西。
  老头子厉害的可不只是功夫,什么医术、易经八卦、天文地理等等,仿佛天底下就没有他不会的知识。他想把肖遥打造成全能型人才,这一切都是为了那所谓的“使命”。
  康伯偷偷打量着肖遥,他感觉面前的少年就像迷一样。刚见面时他流里流气,市井气息很浓;后来与董事长交谈时又变得狡猾聪慧,时刻维护着个人利益;而现在又满脸沉重,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
  沉默了一会儿,康伯笑道:“听董事长提到天一道长,那是你师父?”
  “算是吧。”
  “是个世外高人吧?”
  “什么世外高人,就是个不着调的老头子!”肖遥撇了撇嘴,老头子的品性和能力一点也不成正比,连偷看村里女人洗澡的事情都干得出来,更可恨的是被人发现后还推到他身上!
  康伯尴尬地笑笑,说:“你的功夫也一定很厉害吧?”
  “一般吧。”肖遥知道这老家伙总是想套自己的底,偏偏不让他得逞。
  “大小姐其实挺可怜的,是个没妈的孩子,从小就很孤僻,韩雪儿算是她唯一的朋友了。她平时除了骑马开车,也没别的爱好。”康伯主动介绍起冷梦秋的情况。
  肖遥点点头,说道:“我努力保护好她的安全。”
  “你以前经常给别人当保镖吗?”
  肖遥摇了摇头,“我以前的任务都是杀人……”
  “呃……”康伯脸色僵住,生气地闭上了嘴巴,他感觉这小混蛋太不会聊天了,这不是奚落人嘛!
  肖遥不是故意奚落人,他说得可是实话。可康伯问了半天终于问出点有用的消息时却不相信了,谁能想到眼前的少年曾经很多次经历九死一生的场面?
  离开市区,汽车大概在盘山路上开了有15分钟,眼前出现了一片绿油油的山坡,这里便是狼王山跑马场。
  他们从车上下来,康伯指着山坡上那匹枣红色的骏马说:“那个就是大小姐,她旁边骑白马的是韩雪儿小姐。”
  “汗血马!”肖遥盯着那匹马惊呼出声。
  “你还识马?”康伯更是震惊不已。
  “山里马多……”肖遥含含糊糊地解释道。
  康伯一脸无语,这小子太特么不好交流了,你山里的马再多能和这种马相比么!
  肖遥没有理他,远远地打量着那两匹马上的主人。冷梦秋显得有点瘦弱单薄,冷艳飘逸面无表情,仿佛画中的仙子,单是那张脸就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功能……
  肖遥看得心都冷了,怪不得冷天要紧着推销他女儿,不会是那方面冷淡吧?或者是拉拉?
  到是她身边的小胖妞让肖遥很喜欢,韩雪儿长了一张可爱的娃娃脸,肥嘟嘟的很有喜感,看上去充满了热情。特别是胸……大到了夸张的程度,骑在马上都有点费力,晃晃悠悠的让人看了恨不得伸手扶一把。
  一个冷艳似冰,一个奔放如火,这两个小妞都不像是省油的灯,她们会是好朋友?
  “大小姐性格有些冷,你习惯就好了。至于韩雪儿小姐……你可千万别得罪她。”康伯提到韩雪儿明显有点害怕。
  “她很厉害?”
  “她……她喜欢恶作剧,你以后会知道的,小心点就好了。”康伯提醒道。
  “谢谢康伯。”肖遥看了眼韩雪儿,那对黑露露的大眼睛确实透露着机灵古怪。不过一扫她那对柔软的雪峰,肖遥心想即使被她恶搞应该也很幸福吧?
  两位美女配上两匹骏马很吸引人,山坡下仪论纷纷,有不少人都认识那是冷家的千金大小姐冷梦秋。
  肖遥的目光从韩雪儿那丰满的胸上转移到冷梦秋的脸上,这种人怎么接触啊?
  康伯刚要带着肖遥过去,突然后山的密林中传出“砰”的一声响,声音很轻,但还是被肖遥听到了。
  冷梦秋的红马一跃而起发出剧烈的嘶鸣,向山顶狂奔而去。
  “马怎么受惊了?”康伯着急地喊道。
  “马中枪了,有危险!”肖遥来不及和他多话,跑进马厩选了匹白马胯了上去。等康伯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冲了出来。
  “马上报警!”肖遥脚尖踢了下马肚子,白马痛叫一声追了过去。
  “好快的身手!”康伯振惊过后掏出电话报警。
  肖遥感觉这是上天对他的眷顾,如此完美的出场机会真是可遇不可求。他满脑子都是英雄救美的画面,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让那位大小姐一见倾心,后半辈子可就不愁吃喝了!
  “小红帽!”冷梦秋紧紧抓着缰绳,俏丽的脸上有些慌乱。
  山坡上的一切都被对面山顶上的一男一女看在眼里。罩着黑色头巾的女人放下望远镜冷笑道:“不愧是天娇魔女,胆色过人!”
  身边男子微微一笑:“计划成功了,白毛真是捡了个大功劳!”
  “不到最后不要轻易下结论。”女人淡淡地说道。
  “我明白,还是您谨慎!”男子赶紧拍了个马屁,女人可是总部安排过来全权负责这次行动的,他可不敢得罪。
  “那是什么!”女人指着远方说道。
  男子抬头一瞧,只见对面出现了一道白色闪电,一匹白马快速向冷梦秋追去。
  “情况有变,我们快去支援。”女人有种不好的预感。
  红马翻过山顶冲进后面的密林,没多久又传来几声痛苦的嘶鸣,随后就没了动静。肖遥骑着白马冲到树林边,勒住缰绳没有立刻冲进去。现在情况很危险,他要做好下一步打算。
  肖遥这几年执行的任务很多,实战经验丰富。他把马拴在树上,步行摸进了树林,这是他眼下能想到最安全的办法。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袭击绑架,对方明显不是要冷梦秋的命那么简单,否则一枪把她干掉好了。他们先让马受惊,目的就是不在人前把冷梦秋抓走,不得不说这是个完美的计划。
  可是肖遥的出现对对方而言是个意外,这也是他唯一的机会。眼下他不知道树林里什么情况,贸然冲进去很危险,更没有机会救下冷梦秋。也许刚进就被一枪干掉了,他可没那么傻。
  肖遥顺着血迹追过去,血迹越来越浓,翻过小土坡就听到了冷梦秋的声音。
  “小红帽,是我害了你!”
  听到冷梦秋的声音,肖遥松了一口气,可见她现在还是安全的。他没敢现身,躲在树后观察着情况。
  冷梦秋的模样很狼狈,身上裹满了泥土和碎草,秀发上还挂了几朵野花,看上去惹人心疼。可是她并没有多么慌乱,换作一般人早就吓傻了。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振定,可见她的与众不同。肖遥暗暗心惊,看来有点小瞧这位大小姐了。
  “小红帽,等我回来安葬你!”冷梦秋抱着马脖子亲了一口,转身就要走。
  办事果断不拖沓,危机时刻脑子还如此灵敏,肖遥更加钦佩了。
  “价值五千万的汗血马就这么死了,冷大小姐就不觉得可惜吗?”树林里传出了声音。
  肖遥暗自松了一口气,幸好刚才没冲进去。
  从林子里走出三个男人,其中为首的一身白衣,一头白发,每根头发都直立起来,连皮肤都是雪白雪白的。他看向冷梦秋的目光充满了淫亵。
  这是一个白化病人,他身后的两个人穿着迷彩服,盯着冷梦秋的目光十分炽热。肖遥没有现身,他从地上捡起几枚小石头,暗暗准备着。
  他不敢轻举妄动,凭借冷家在白江市的地位,相信警方很快就会赶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冷梦秋盯着三人问道。
  “白大小姐,你就不害怕吗?”白毛的声音十分难听。
  “你们要钱是吧,五百万怎么样?”冷梦秋的脸色在这种时候都是波澜不见,依然冷漠得可怕。
  肖遥暗暗撇嘴,这小妞还真是厉害,都这种时候还有胆子讨价还价,对方明显不是为了钱,不对!他猛然间想到她这么做是为了拖延时间……
  好厉害的丫头,哪像个高中生!
  肖遥对冷梦秋的兴趣越来越浓厚,看来此次任务另有猫腻,处处都透着邪性。
  “哈哈……”三人放声大笑。
  “一千万,”冷梦秋的目光盯着三人不动,“要么你们报个价,我父亲一定会满足你们的要求!”
  “你的命就值一千万吗?”白毛捏了捏鼻子,咧着嘴说:“那我很想知道你的初夜值多少钱啊?”
  “你……你们想要什么?”冷梦秋下意识地缩了缩身体,她必竟是个女孩子,最担心身体受到轻薄。
  “对嘛,我喜欢你害怕的样子,”白毛很得意,“可惜你的命太值钱了,我可不敢碰你!”说完对身后的两人一挥手,冷声道:“带她走吧!”
  肖遥有些紧张,捏着石头的手更用力了,他可不想上班第一天女主人就挂了,今后找谁赚钱去?


003你故意的吧


  白毛身后的两位迷彩服男子向冷梦秋走去,其中的光头嘿嘿笑道:“虽然不能睡你,但是摸两下还是可以的嘛!瞧你这心皮嫩内的,皮肤一定很光滑吧?哈哈……”
  光头的表情很狰狞,两眼放光。
  “救命啊!”冷梦秋大喊起来,她终于害怕了。
  眼看着光头就要走到冷梦秋跟前,突然“啊”的一声摔倒在地,耳朵血淋淋的。
  “王秃,你怎么了?”身后的同伴吓得不敢动,这场面太突然了,让人来不及反应。
  肖遥躲在树后叹息一声,没想到失手了,本来应该一击就中的。
  “有……有人!”王秃大叫一声。
  “什么?”还不等另外一人明白过来,肖遥再一次打出了一枚石头,这次没有打偏,正击中那人的后脑。他闷哼一声倒在地上,当场毙命。
  “白哥,有人偷袭!”王秃捂着脑袋在地上打滚寻找掩护。
  “王秃,你小心点!”三人当中白毛最有实力,他迅速躲进了树后,掏出手枪观察着。
  “救命!”冷梦秋看到有人出手相助,再次喊了起来。
  “大小姐,我来了!”肖遥大喊一声。
  “谁?”白毛举起手枪对准肖遥说话的方向射击,头藏在树干后面。
  肖遥躲闪着子弹,故意吸引白毛的注意,手中的石子再次扔出去,击中了白毛的手碗。他的手枪被打飞了,肖遥趁机飞身冲过去,飞起一脚踢中了他的胸口。
  白毛的身体倒飞了出去,肖遥顺势落地捡起手枪,立即纵身一跃躲在了树后。
  “砰砰砰!”他刚才的落地的方位中了好几枪。
  肖遥很生气,刚才要不是动作快就被打死了。他回身就是一枪,正中王秃的太阳穴。王秃的嘴巴刚张开就倒地了,也不知道想说什么,或许没料到肖遥的反应过么快。刚才他本以为偷袭得手,却没想到死的是自己。
  看到王秃倒地,肖遥松了一口气。他转头看向白毛,却没料到那小子爬起来就跑。
  白毛是真的害怕了,肖遥的身手在他眼中完全是变态的存在,他宁可回去被骂也不想丢了小命。他忙中出错把后背完全暴露了,肖遥对着他的腿就是一枪,留着他的命希望警方能调查出一些什么。
  “你怎么样,没受伤吧?”肖遥走到冷梦秋身前,伸手把她从地上拉起来。
  冷梦秋摇了摇头,上下打量了几眼肖遥,说了一句让他差点吐血的话:“小道长,谢谢你!”
  “不是……我……”肖遥有些措手不及,一下子不知道如何介绍自己了,他恨死这个身份了!
  “我会感谢你的。”冷梦秋的话总是能切中要点。
  “我就是……”肖遥正想解释,突然把她扑倒在地滚出去好远。
  “嗖”的一声,一枚羽箭射在了草地上。
  “好险!”肖遥吓出一身冷汗,看来对方的援兵到了。
  “你放开我……”冷梦秋红着脸推开肖遥。
  肖遥这才发觉手心软软的,摸在了不该摸的地方。
  “咳……我不是有意的!”肖遥很尴尬,他真是无心的。
  “他是什么人?”躲在树林里的女人问道,有点气喘。
  “不……不知道啊,这附近也没有道观啊……”男子喘得更厉害。
  他们发现不对就赶过来了,可还是晚了一步。
  “把冷梦秋留下,饶你不死!”女人对着肖遥喊道。
  “你有胆子就出来!”肖遥拉着冷梦秋,挡在她身前。
  “我不管你是谁,别考验我的忍耐性!”
  女人话音刚落,山下警笛声轰鸣而起。肖遥微微一笑,他相信对方不敢出来。
  “你的忍耐算个屁,老子知道你谁啊!”肖遥一边拖延时间,一边抱住冷梦秋的腰,示意她爬到背上。
  冷梦秋看出眼前的小道士不是一般人,顺从地趴在他背上。
  “有种你就来追!”肖遥微微一笑,背起冷梦秋转身就跑,几个纵身消失在林中。
  “不管你是谁,我都会要了你的命!”树林中的女人握紧了拳头。
  “圣女,就这么放他们走?”男子苦着脸,为了这个计划他们可是实地考察了很久,可没想到最后被一个小道士搞砸了。
  “警察来了,我们没机会了。再说他的实力你也看到了……”女人非常不甘地说道。
  “妈的!”
  “给我调查清楚,看看他是什么人!”
  “明白。”男子注视到了还躺在地上的白毛,问道:“白毛还没死,您看?”
  “白毛?”女人阴冷地笑了笑,“他的任务还没完成……”
  男子看着女人的目光一哆嗦,不禁替白毛担心起来。
  冷梦秋感觉自己在飞,吓得闭上了眼睛,不得不勾住肖遥的脖子。肖遥一直跑到白马跟前,先把冷梦秋扶上马,他也跟着跳上去,随后一拍马屁股,白马一跃而起。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冷梦秋脸色惨白,她感觉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个来回。可是当她看清眼前的局面时,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你……你怎么……”冷梦秋面色通红,看着肖遥欲言又止。
  “怎么了?”肖遥看出了她脸色古怪,随后才发现不对劲儿,自己竟然能面对面看到她的眼睛?
  这可是在马背上啊,他们现在的姿势……
  由于刚才情况紧急肖遥也没多想,此时冷梦秋倒坐在马背上正好与他相对,两人的腿叠加在一起,远远看去就像冷梦秋坐在他怀中似的。
  “快跑吧!”肖遥此时顾不上解释,干脆假装不知道好了,偷偷用脚尖踢着马肚子。
  白马吃痛跑得更快了,冷梦秋坐姿不稳,只能抱着他的腰,不然就会被甩到下面。
  这种姿势很暧昧,天知道肖遥刚才真的没有别的想法,可此时在马背上颠簸,两人难免会有接触,冷梦秋脸色潮红气喘吁吁。她向后挪了挪,可前方有条小溪,白马一跃她再次重重坐进肖遥的怀中。
  “哦!”那种滋味令肖遥浑身打了个机灵,他还没经历过女人,这种刺激难以消受。
  “你故意的吧?”冷梦秋盯着肖遥的目光喷着怒火。
  “什么?”肖遥只能继续装傻,大喊道:“抓紧我!”
  “放我下来!”冷梦秋在他怀中挣扎更惹得肖遥上火。
  “别乱动!”肖遥担心她跳下马,情急之下狠狠地地拍了下她的屁股。
  “你……你……”冷梦秋委屈得哭了。
  “喂……你别哭啊,我……我……”肖遥急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前方终于出现了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他们又回到了跑马场。山坡下停满了警车,周围已经被封锁了。
  肖遥松了一口气,刚一出场就救下了女主人的命,这应该是最好的实力证明了。只是过程出了点意外,看冷梦秋那脸色可是一点也不感谢他。
  “安全了!”肖遥勒住白马,满脸尴尬地把冷梦秋抱下来,警察全都围了过来。
  “不要碰我!”冷梦秋一把将他推开,她觉得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这个可恶的小道士了。
  “不许动!”还不等肖遥松口气,他就被一群穿着警服的家伙按倒在地,一把手枪还顶在了头顶。
  肖遥很委屈,自己明明是救人的啊,英雄不应该是这种待遇啊,理想中的鲜花和掌声没有也就算了,怎么还被当成了犯罪份子!
  要不是冷天和康伯急时赶了过来,肖遥的双手就被警察戴上手铐了。
  肖遥坐在地上叹气,郁闷地向四周看了看,冷梦秋早就像公主似的被人簇拥着,而他这个见义勇为的英雄却像个罪犯似的被对待,太不公平了!
  “我是救人的……”肖遥很想大喊一声,剧情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肖遥,刚才多亏你啊!”冷天激动地把肖遥拉起来。
  “这是我应该做的。”看到冷天的表情,肖遥心里才得到了一丝安慰。只要雇主满意就好,没准能涨点工资呢。
  “爸,你们认识?”冷梦秋走过来不满地瞪着肖遥。
  “梦秋,肖遥就是我给你请的保镖!”冷天笑眯眯地说道。
  “就是他?”冷梦秋的脸色更加寒冷了。今天她跑出来就是为了躲避所谓的保镖,可是没想到还是他救了自己,而且还侵犯了她……
  肖遥尴尬地笑笑,伸出手来说:“大小姐,我叫肖遥,刚才……那情况太危险了!”
  冷梦秋一想到刚才的事情满肚子火,寒着脸说:“我不要保镖,你把他赶走吧!”
  “梦秋,你怎么说话呢!”冷天很生气,他没想到女儿如此不懂事。
  “你是怎么想的,让我身边跟个小道士?别人会怎么看我?”
  “他不是道士,他只是……”
  “我不管他是什么,总之不喜欢他!”冷梦秋态度坚决。
  “梦秋,怎么回事啊?”韩雪儿从身后挤进来,大眼睛盯着肖遥转了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肖遥也看到了韩雪儿,走近了更能发现她身材的突出,小小年纪就已经D罩杯了,未来无法想像啊。他不禁想到了一个词,叫童颜什么……
  “道士小哥就是冷叔叔请的保镖?”韩雪儿歪着脑袋盯着肖遥,满脸好奇。
  肖遥没吱声,有点明白康伯为何告诉他要小心这丫头了,她周身上下都带着一股邪恶。
  冷天看出了肖遥的尴尬,说道:“我们回家说吧。”
  “他不能走!”身后走过来一位女警察,脸色很难看。

这里“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